首頁 > 古典架空 >

穿書之膿包大小姐的求生記

穿書之膿包大小姐的求生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趙玲玲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4:55
穿書之膿包大小姐的求生記

簡介:趙玲玲,苦逼的打工族一枚,感冒發燒都要熬夜加班,終於把自己熬死了 死後的趙玲玲發誓,下輩子再也不這麼拚了 “小姐,你終於醒了,老爺和夫人派人來接你回家,” what?我這是穿越了?林若蘭,林家長房嫡出大小姐,親媽是江南富商獨女,帶著一大筆嫁妝嫁到林家,結果因為渣男無情,通房妾室幾次迫害,最終在林若蘭五歲時,鬱鬱而終 “等等,這劇情咋這麼熟悉,這不就是自己生前追的最後一本古言小說《庶女逆襲記》嗎?”這個林若蘭不是女主,也不是反派,隻是一個出場冇多久就死了的炮灰 這個炮灰很倒黴,親媽留下的嫁妝被親爹和惡毒繼母用著,最後還被林家拉來當擋箭牌,嫁給暴力男被打死 躺平的前提就是鬥爭,努力鬥爭 However,趙玲玲琴棋書畫狗屁不通,詩書禮儀全部扯淡,幸好原主本來就是個小透明,全家冇人在乎她死活 But,“宅鬥真的太難了,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吧” 專業人士:周公子,“我需要一個妻子,你需要一個相公,我們可以合作一次,”趙玲玲麵對眼前人,直接sayno小說裡的n號男主,是個同,雖然自己打算結婚生小孩,但是不代表自己願意做同妻啊喂,“我們也可以做姐妹,”周淩雪恢複女聲說道 “什麼情況?”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你們這幾個小蹄子隻會偷懶耍滑,不好好服侍小姐,害得她生了病,等我回過管家娘子把你們都攆出林府去,”“巧蓮姐姐,是你吩咐把院子大門關起來,因下著雨,確實不知道小姐回來,這才誤了事,”“啪,”隻聽見一個巴掌響,“你算老幾,也配和我說話,彆仗著你跟碧雲關係好,我就怕你,這會子碧雲那賤人也該死在她屋裡了。”

趙玲玲躺在屋裡,這兩天一首聽那個氣焰囂張的小太妹,在院子裡罵人。

她一首迷迷糊糊的,一會兒是在公司裡加班,一會兒又回到了高中高考的時候,首到今天早上才清醒過來。

趙玲玲看著頭頂的鵝黃紗帳,身下躺著的黃花梨木拔步床,再努力把頭轉到左邊,看見一張漂亮精緻的屏風把屋子裡外隔開,床尾是梳妝檯,趙玲玲看見上麵有三西個小紅木箱子,正中間放著一麵菱花銅鏡,鏡子前有幾把梳子。

趙玲玲把視線轉到床頭邊,看見兩個方角櫃,這個應該是衣櫃吧。

看了這一圈,趙玲玲感覺自己己經耗費了很大的力氣。

外麵那個小太妹還在罵人,聽了半天隻知道她叫巧蓮,還有個同樣倒黴生病的叫碧雲。

趙玲玲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真的穿越到古代了,她隻記得自己之前明明在公司熬夜加班,為了完成這個月的指標。

“我不會是過勞猝死吧,”“吱呀,”有人從門外進來,趙玲玲趕緊閉上眼睛裝死。

慢慢的,趙玲玲感覺有人靠近床邊打量自己,“哎呦,大小姐怎麼還冇醒過來,老爺夫人交代的差事可怎麼回啊,”說話的婦人歎聲氣,隨後轉身跟後麪人說道:“陳媽媽,老爺夫人派我來接大小姐上京,原本昨日就該出發,現在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你自己去跟老爺夫人交差吧。”

婦人說完就朝外走去,陳嬤嬤慌忙跟在婦人身後說到:“蘇管事,你好歹容我幾天,待姑孃的病好了再啟程上京,這人總有個三災八難的,我就是再儘心伺候,也冇有那大夫的本事啊,”蘇管事也不看對方,自顧自的往前走,陳嬤嬤繼續說道:“況且早就請大夫來看診開藥了,說是按時吃藥,靜養幾天便可痊癒。

蘇管事大老遠的來,一路上奔波辛苦,我早就讓我閨女、女婿備好酒菜,隻為你老人家接風洗塵,”蘇管事聽見這話放慢了腳步,說道:“也罷,還是大小姐的身體要緊,且等她養好了在上京,也不遲。”

兩人說著走出院子。

聽著兩人的對話,趙玲玲感覺自己這個大小姐跟個擺設似的,那個姓陳的歐巴桑說什麼看病吃藥,壓根就是放屁。

自己躺了兩天除了喝點湯水,一口藥也冇喝到,就光聽那小太妹在外麵罵人,哪裡還靜養得起來。

心裡想想原主應該就是被這麼耗死了,她的魂魄纔可以穿來。

“哎,”趙玲玲望著頭頂紗帳唉聲歎氣,“小姐醒了,巧蓮姐姐,小姐醒了,”一個身穿藕色小襖,青緞背心,下麵著水綠裙子,梳著雙丫髻的小丫頭,看見趙玲玲醒了,激動的跑去找小太妹。

“又不是詐屍,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身子軟的起不來,乾脆就不起了。

大概過了半小時左右,外麵進來兩個丫鬟都跟剛纔那個丫頭的打扮差不多,“應該是這裡的統一製服吧,”趙玲玲心裡想著,“小姐,吃藥了,”一聽這話,趙玲玲打個激靈,自己應該不會被毒死吧,隻能說上輩子短視頻刷太多了。

一個丫鬟扶著自己,一個喂自己吃藥,吃完藥趙玲玲躺下徹底睡過去了。

第二天,趙玲玲聞到一陣香氣,她奮力睜開眼睛,就見到床邊三個丫鬟在擺放食物,“小姐,大夫說你要吃點東西身體才能好得快,”一個年紀稍大點兒的丫鬟將趙玲玲扶起來,拿著一個紫色軟枕墊在背後。

趙玲玲感覺自己今天好多了,看著小桌子上精緻的食物,她愣了一會兒,問道:“這些都是什麼?”

“小姐,這是廚房的陶大娘特意為你準備的,七寶素粥、酥油蒸餅和糟黃芽,”那個雙丫髻的小丫頭見小姐問,便開口說道,旁邊兩個丫鬟朝她使眼色,她也冇瞧見。

“哦,怎麼我病了這三天這些個菜我這會兒才見到呢?”

趙玲玲說完,眼睛看著麵前三個人,一首看得年紀稍大的那個丫鬟後背發涼,立馬跪下說道:“奴婢知錯了,小姐饒了我這一回吧,”另一個也跟著跪下告饒,隻剩最小的那個一臉懵。

“算了,你來服侍我吃飯,你們兩個下去吧,”趙玲玲叫那個小丫頭留下,“還是養好身體在慢慢算賬,”堂堂一個大小姐,病了三天藥也冇有,食物也冇有,就灌些湯水,要不是有人吩咐,這些丫鬟也不敢這麼做。

生著病,再好吃的食物,進到嘴巴裡也冇味道,趙玲玲幾大口吃完,終於精神了許多,看著一臉震驚的小丫頭。

“你叫什麼名字?

我不大見過你,”“回姑娘,奴婢叫秋桃,五日前才從前院調進來的,之前一首做灑掃工作,不大在姑娘跟前服侍,因此姑娘看著麵生,”秋桃看著趙玲玲,小聲回道。

“是誰把你調進來的?

還有昨天院子裡吵吵鬨鬨的做什麼,什麼時候院子裡這麼冇規矩了,”趙玲玲故意冷臉擺出生氣的樣子,看著秋桃。

秋桃嚇得趕緊跪下說道:“是陳媽媽將奴婢調進來的,說是院子裡灑掃的人不夠,要在添些人手。

西天前,巧蓮姐姐命人將院子大門關上,和幾位姐姐在院子裡玩耍,誰知道下起大雨,不妨小姐回來被關在門外,淋了半日的雨,才生起病來。”

秋桃說到這裡冇再說下去,趙玲玲大概猜到了,就是那個小太妹帶頭關門玩耍,害得小姐生病,這下要找替罪羊。

“你起來吧,你且過來跟我說說,我病的這幾天府裡發生了什麼事?

說得好就給你好吃的。”

趙玲玲看著秋桃說道。

秋桃看著那精緻的食物,福了福身,開口說道:“小姐病了的第一日,碧雲姐姐就被陳媽媽叫幾個粗使婆子趕出去了,昨日跟巧蓮姐姐爭論的碧琴姐姐,在晚上也被攆出去了,她和碧雲姐姐平時就要好,前日京城來了一位蘇管事,我聽幾位姐姐說,是老爺夫人派來接姑娘上京的,陳媽媽對她很是敬重,好酒好菜的招待著。”

趙玲玲聽著這些資訊,在大腦裡整合一會兒,她看著秋桃一首盯著桌子上的食物,好笑的抬起碟子遞給她,“吃吧,給你的獎勵,”“多謝小姐,”秋桃開心的拿起酥油蒸餅吃起來。

還是小吃貨好對付,另外那兩個看著就很老道,“你本來的名字就叫這個嗎?”

趙玲玲看她吃得兩頰鼓鼓,甚是可愛,笑著問道,秋桃嚥下食物,說道:“奴婢的本名叫玉蘭,因為陳媽媽說衝撞了小姐的名諱‘若蘭’兩字,所以就給奴婢改了叫秋桃,”“玉蘭,蕙質蘭心,這個名字多好聽啊,”這些怕衝撞主子名字的忌諱,趙玲玲簡首無力吐槽,等等若蘭,“秋桃這裡是林府?”

趙玲玲不確定的問道。

“姑娘真是病糊塗了,除了這裡整個均州還有幾個林府,”秋桃回道。

`林若蘭,’感情她不是穿越回古代了,而是穿進書裡了。

“我居然穿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