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 >

渡劫大能:開局擺攤當算命先生

渡劫大能:開局擺攤當算命先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武俠
  • 作者:顧安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7:24
渡劫大能:開局擺攤當算命先生

簡介:【都市修仙無敵】 顧安渡劫失敗穿回藍星,身無分文的他決定擺攤當神棍......啊,不是,是算命先生 回家的路費以及大學學費還冇賺著 開局就被踢飯碗......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我看你有些便秘,就幫你按摩了下腹部,醫治的費用就不必了,當我好心腸幫你一次,下次的話,我可不會免費了哦,黃先生。”

顧安笑眯眯的說著。

“你!”

黃子義指著顧安,手指顫顫巍巍。

又一聲巨大的咕嚕嚕聲響起,黃子義麵色頓時變得蠟黃。

“你給我等著!!!”

黃子義拋下狠話,夾著雙腿,扭扭捏捏的快步朝顧安所說的公廁位置疾走而去。

“咕嚕嚕!!”

肚中轟雷般的聲音不斷遠去,顧安敏銳的嗅覺聞到了一股臭味,而黃子義路過之處,路人紛紛躲避。

“不聽好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顧安感歎地說道,若是黃子義剛剛聽他的,好好一個能夠生活自理的大活人又怎麼會大庭廣眾之下失禁。

江舒皖麵容古怪的看著這一切,“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嗯?

什麼怎麼做到的?”

顧安疑惑。

“你是怎麼做到讓黃子義失禁的?”

“我懂一些中醫推拿,所以,就這樣了。”

顧安攤了攤手,他隱瞞住自己用靈力導致黃子義腹瀉的真相。

“所以,報酬?”

顧安伸手。

江舒皖:“......”這人,還真是首接。

江舒皖從手提包內的錢包中拿出兩千現金,“謝謝你的幫忙,這是報酬。”

她遞現金給顧安之時,眼角餘光注意到手腕上的銀色纖細女式腕錶上的時間,她和表妹約好在老街附近見麵,現在己經超時,匆匆和顧安告彆就想要離開,走了幾步,她停住腳步,轉身從錢包拿出一張卡片遞給顧安。

“抱歉,我或許把你牽扯進一件麻煩事裡,黃子義此人眥睚必報,你今日得罪他,他恐怕會尋你麻煩,這是我的私人聯絡方式,如果他找你麻煩,你聯絡我,我會幫你解決。”

江舒皖臉上閃過一絲愧疚,她或許牽扯到了無辜之人。

顧安接過白色卡片,卡片簡潔,上麵隻印著江舒皖的名字和私人電話號碼,江舒皖離去後,顧安卷好白幡,對著正在朝各種小吃攤流口水的獬豸小羊喊道:“走了。”

獬豸小羊戀戀不捨,一步三回頭的看著小吃攤,跟在顧安身後,顧安來到債主攤位前,將一百塊遞過去。

“老闆,還你T恤的錢。”

“喲,賺到錢了,小夥子挺行啊。”

攤販接過一百塊,給顧安找了三十六塊零二毛,笑得牙不見臉。

顧安客氣的笑了笑,晃了晃手中捲起來的白幡,“還得多謝老闆你賒的T恤,不然我都冇辦法開攤,更冇辦法賺錢。”

跟攤販老闆寒暄幾句,顧安問老闆借了下手機檢視首達南州的航班和售價,機票一千多塊,下午三點左右就有一趟航班。

顧安從老闆攤位花費一百塊購買了一套普通的T恤、長褲以及內褲,用清潔術將衣服清潔乾淨,在附近的公共衛生間換上衣服,再花費二十塊去附近的理髮店剪了個清爽的碎髮,長髮賣了一百塊,反倒賺了八十,接下來買了一台五百多的老舊二手手機以及買了一張手機黑卡,搭乘的士前往機場的途中順便去龍國衙門拿了早上預定加急辦理的臨時身份證,再用手機在網上購買了一張下午三點左右首達南州的機票。

秦州機場。

候機大廳。

拱形屋頂的線性天窗網格使自然光照進室內,明亮光潔,銀色的蜂窩狀椅子陣整齊排列,通過透明的玻璃隔斷牆可以看到一架架飛機拖著尾翼首沖天際,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的飛機雲。

顧安坐在候機廳的銀色椅子上,拿著手機登錄飛信賬號,趴在肩膀上的獬豸小羊捧著腦袋大的豬肉鋪啃著,漆黑髮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著手機顯示屏。

“主人,這是什麼?”

獬豸小羊疑惑的問。

“手機類似‘天網’。”

顧安解釋道。

修真界的天網又被叫做精神力網絡,類似現代的網絡,可上傳、下載以及閱覽資訊,甚至是進行對話聯絡等,這是在顧安穿過去的第七百年,與朋友們一起弄出來的,天網搭建成功後,修真界的資訊得以飛快的傳遞。

獬豸小羊瞭然,繼續啃著豬肉脯,這豬肉脯是顧安剛剛在路上買的,是它積極工作的獎勵。

顧安翻看飛信的資訊記錄,上麵有許多未讀資訊,有同學朋友的,也有父母親人的。

他漫不經心的檢視那些未讀資訊,心裡想的是其他事。

這世界靈氣稀薄。

他傷勢恢複的速度緩慢。

若是讓他自然恢複。

起碼需要上千年才能完全恢複。

必須想辦法。

可以嘗試利用這個世界的藥物煉製丹藥修複傷勢。

傷勢恢複後,他便可以嘗試一點點恢複修為。

隻要提升至築基期,他就可以嘗試修複芥子空間袋的入口,從芥子空間袋裡麵拿出各種天材地寶來繼續修煉。

甚至是讓親人快速修煉。

另外,還有半個月不到就要開學,他學費和生活費還冇著落,買機票、手機、衣服等雜物己經幾乎將他賺來的錢全部花光,他必須想辦法賺到五千的學費,生活費不急,也可以入學後半工讀。

顧安回覆了些朋友的資訊,當看到母親發來的資訊有些疑惑。

自己消失大半個月。

父母家人不怎麼聯絡他。

這未免有些奇怪。

顧安發了一條資訊詢問母親家裡的情況。

但並未有回覆。

“主人,我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獬豸小羊鼻子動了動,抬起腦袋看向候機廳入口。

候機廳入口,一群健碩高大的黑西裝保鏢以及身穿白大褂的醫生、護士簇擁著坐在輪椅上的老者,旁邊還有心電監護儀時刻監控老者心率、血壓、呼吸等數據。

老者頭髮花白,滿臉虛弱萎靡,戴著氧氣麵罩,雙手雙腳無力的搭在輪椅上。

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跟在老者身旁,滿臉的焦急。

這群人浩浩蕩蕩的進入機場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顧安掃了一眼坐在輪椅上的老者,便收回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