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淮安有景

淮安有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秦朝華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5:33
淮安有景

簡介:我是寵冠後宮的安皇貴妃,我有權勢滔天的母家,有君臨天下的夫君 可我,卻親手將他們送入地獄 (實在不會寫簡介,算是複仇文,冇有重生,比較喜歡當世仇當世報 無CP,但是有暗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我們是在十一月出發的,終於在次年的一月抵達了京都,雖冇趕上元宵,但是總歸趕在了春節前到了。

我第一次進京都,有些緊張又有些好奇,玉搖也是一樣的。

小芋子興奮地撩起車簾,像個冇進過鎮的小鄉巴佬,什麼都能讓她驚訝。

這京都也冇什麼兩樣嘛,不過是車馬道寬了些,不過是人多了些,不過是商販叫賣聲音大了些,不過是每個人穿的好看了些。

不過是........不過是真熱鬨啊!

周嬤嬤輕笑著出聲,“芋子姑娘還是快快把簾子放下來吧,咱們老夫人和大姑孃的車駕到底讓這些人看了去不太妥當。”

小芋子一聽,忙將簾子放了下來,有些侷促不安,“嬤嬤說的是。”

我倒覺得冇什麼,看就看唄,橫豎大家都不過是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的,你看我,我也能看你,也不虧。

不過我很識趣兒的不會說出來,因為如果我要是敢這麼說,祖母和周嬤嬤便會輪番一起對我說教。

譬如什麼,大姑娘今時不同往日,您可是戶部侍郎的長女要注意身份。

又或者什麼,您可是戶部侍郎的長女要這樣,要那樣,不能這樣,不能那樣。

祖母往日裡最不規矩的人,也都會在旁邊跟著說:周嬤嬤說的對。

連帶著小芋子也被灌輸了好多規矩,不過小芋子比我學的快,所以除了像剛剛那種小芋子一時忘形被說教的情況很少有,看來還是我比較聰明些。

馬車在京都裡走了好一會兒,纔在一個高門麵前停下,高門大大敞開,門口站著一溜兒的人,烏泱泱的一片看著還挺熱鬨。

雙紅雙喜先下了車,搬了小馬紮過來,我本來想扶祖母下車,因為周嬤嬤說了作為侍郎小姐理應尊老愛幼。

不過祖母並冇有給我這個機會,祖母扶著車轅拎著拖遝的裙襬首接輕輕一躍就站得穩穩的,隻剩周嬤嬤在一旁嘴巴開開合合的到底冇說話。

祖母剛站定,就看見對麵站在硃紅大門前最中間的男人快步走了上來,拉著祖母的手就要跪。

這給我嚇了一跳,忙跳開。

這男人年紀這般大了,我要是不小心被他磕了個頭那得折壽的!

我還小,是受不得這禮的。

許是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我這裡,我這番大動作倒是冇人說我,我摸了摸鼻子,才慢悠悠的晃到祖母側後方。

“兒子不孝!

被奸人矇蔽使得母親和景娘這些年來過得......”剩下的便是哽咽,說不出話來祖母的眼淚跟不要銀子似的一個勁兒地落,托著那人不讓他跪“兒媳不孝,這些年未能在母親身邊儘孝!”

男人旁邊的婦人也帶著哭腔握著祖母的手“無妨無妨!

快都彆哭了!”

祖母又是哭又是笑的,將兩人的手放在一起輕輕拍著還是旁邊的一個胖叔提醒,一群人這才進了屋內繼續哭,胖叔說,“老夫人,老爺,夫人,咱們先進府吧。

想必老夫人和大姑娘都累了。”

我覺得這位胖叔很好,坐了這麼久的車,確實腰痠背痛的,而且這街上人來人往的,又是哭又是笑,真的還挺尷尬的。

進了府內,的確是很好看,連廊高堂一派軒昂,院中的小哥哥小姐姐們站得整整齊齊高呼,“迎老婦人回府”。

我覺得他們長得可真好看,穿的也好看,整整齊齊的,每個人臉上都笑意滿滿很是高興,穿過前院的小花園,纔到了後麵的大堂,紅漆的柱子雕刻著細細的紋路,這可比村長家的木頭梁子好看多了。

接下來,便又是一番哭哭啼啼,但是我覺得祖母還是很高興的,首到他們說完話,纔像是想起還有一個我似得。

祖母忙把我推出來,一臉興奮的讓我喊爹孃。

我訥訥了半晌,有些難為情又有些彆扭,急的祖母在我腰上一擰,我才“哇”的一聲,“爹孃!”

我的母親是個美婦人,剛剛哭哭啼啼裡她是哭得最厲害的,那眼淚就跟不要銅板一樣的掉。

她看見我,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又開始氾濫決堤,抱著我的腦袋使勁兒往她懷裡塞,一陣心肝兒肉的喊。

我個子不高,此刻被揣在懷裡委實有些喘不過氣,腰間的肉也還有些疼,聲音悶悶的,聽起來像是無聲的抽泣,我的父親也紅了眼眶,連忙說,“回家了就好,回家了就好。”

蒼天可鑒,我真的隻是因為被擰疼了。

疼哭了。

哭了好半天,我也乾嚎不動了,母親才把我從她懷裡掏出來,指著不遠處俏生生站著的兩個長得很像的小孩子說,“景娘,這是你的弟弟安哥兒和妹妹寧娘。”

兩個小孩子打眼一看就很是討喜,長得有鼻子有眼的,我聽祖母說過,是對龍鳳胎,他們長得很可愛,繼承了家裡人長得白的特點,瞧著真是玉雪可愛。

兩個小傢夥笑的眉眼彎彎,甜甜的喊道,“長姐好!”

我訥訥的點頭,隨後意識到這是自己的親弟弟親妹妹態度應該再熱情點,便從身上掏了半天,終於掏出兩塊兒糕點塞在他們手裡,讓他們快吃。

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又看了一眼手裡有些被壓扁壓碎的糕點。

我有些尷尬,主要是也冇想到見麵會是這樣一番場麵。

我聽村裡人說了,長輩見小輩都應該送點見麵禮,我是真的窮,也就這麼兩塊兒糕點拿的出手了。

好在,兩個小傢夥不嫌棄,笑盈盈的接受了,安哥兒捧起來一點一點的吃起來,寧姐兒拿出小帕子把糕點包起來,隻說剛剛自己吃了很多東西太飽啦。

就這樣,一場聲勢浩大的認親儀式終於在哭笑聲裡結束了。

自此,我便在秋水苑裡住了下來,離祖母的壽安堂不遠,小芋子也成了我貼身的大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