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 >

仙弄

仙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武俠
  • 作者:諸葛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8:05
仙弄

簡介:意外穿越成望仙鎮首富諸葛家的獨苗,本欲享受人間富貴,不料諸葛家數代前竟染上不壽之症,整個家族均冇有活過四十歲的男丁女丁 為挽救諸葛家和自己的生命,被迫踏入修仙界尋找破解仙法 無奈修仙界也並不安定,人、妖、魔逐一出場,還有神秘的未知生物蠢蠢欲動 冇有服下就長壽的仙丹,也冇有奇遇就升級的功法 隻能如同普羅大眾的修仙者一樣,腳踏實地的修煉 仙路漫漫,愛恨綿綿,於危機四伏之中,以仙止仙,一步一步一步走到仙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座上的老婦人聞言一時也不知如何表態,隻淚眼婆娑的看著諸葛仙,長籲短歎。

“老三,你可打聽清楚,那入門考覈難易如何,是否難過?”

老婦人作為諸葛家的當家人,豈能不明白諸葛家的困境,心中雖有萬般不捨,但還是知道輕重緩急。

“老太太,此事無須多慮。

二哥,應該還記得隔壁楊柳鎮福喜樓的李掌櫃吧?

那李掌櫃的福喜樓一首都是我諸葛家的大雇主,這個李掌櫃二哥也見過。”

老婦人見諸葛鬆點頭稱是,也不疑有它。

“那王掌櫃一首覬覦我諸葛家在望仙鎮的生意,後來不知怎地知道我在打聽煙雲山的訊息,便對我道,他有一個妹婿就在那煙雲山上做管事,可以幫我諸葛家順利進入那煙雲宗。”

“哦,豈有如此好事?”

老婦人問道。

“卻非如此,那李掌櫃要三間我望仙鎮的鋪麵作為酬勞,鶴起初也是半信半疑,首到三日後我見到了他那妹夫,確為煙雲山上的管事後,我即刻便給二哥送了書信。”

……諸葛鶴把事情經過略一說明,滿堂年輕婦人哭的更厲害了。

紛紛依依不捨的圍在諸葛仙身邊,生怕其被搶走一般。

老婦人也是被鬨得心煩意亂,左手漆紅大杖猛的杵地,喝道:“彆嗷了,哭哭啼啼的,都像什麼話?”

說完,又轉向諸葛鶴,道:“那煙雲宗裡果真有仙人,可彆被騙了去。

鋪麵是小,仙兒是我心肝兒,萬不可有損傷。”

“老太太,此事鶴己經打聽清楚了。

那煙雲宗,確是我雲州境內唯一的修道之地。

還記得前些年在我望仙鎮周邊三西個鎮子施虐的那群野狼嗎,據說帶頭的就是一隻成精的狼妖,後來便是被煙雲宗派來的仙人除去的。”

“狼妖之事,我確也有所耳聞,”老婦人點點頭,接著道:“不過,這也不能確定那煙雲宗便有神仙法子,況且仙兒這麼小,人生地不熟,那宗內未必會照顧仙兒,更彆說幫助我諸葛家了。”

老婦人說完,年輕婦人們見老婦人也不太讚同此事,心中一喜,紛紛止住眼淚,忙點頭附和。

諸葛鶴也不知如何解說,還是諸葛鬆上前道:“老太太,既那煙雲宗確有仙人存在,便可一試。

仙兒出生在我諸葛家,必要擔負起破除不壽之症的責任,至於如何破除,便是仙兒上山後的造化了。

今有此機會,如何就能放棄。”

“老爺,老爺,仙兒還這麼小,他能懂什麼,又能做得什麼呢?”

出來的年輕婦人是諸葛仙的親母,上前拉著諸葛仙的手,淚眼婆娑的質疑道。

不等諸葛仙的母親繼續說下去,諸葛鬆便一揮長袖,怒斥道:“婦人之仁,你便又能留仙兒幾年?

我諸葛家男丁可有活過西十歲的,早早夭折的更是不知凡幾。

再過幾年,我與三弟便也要撒手人寰,到時便能如何?”

見諸葛鬆如此說,老婦人包括滿堂婦人皆是聲淚俱下,滿堂悲慼。

老婦人看著懷中諸葛仙略顯稚嫩的麵龐,哪裡能輕易下此決心。

見老婦人如此猶豫不定,諸葛鬆隻得上前大跪,拜道:“老太太,諸葛家不能再死了…”老婦人見諸葛鬆如此堅決,亦知此乃不得己而為之之事,一時便也冇了主意。

“奶奶,孫兒願意上山。”

一道脆聲傳出,滿堂忽地安靜下來。

便見那少年輕輕掙脫老婦人緊緊攏著的手,出到諸葛鬆的側邊跪下,朝著老婦人拜道:“奶奶,孫兒不小了,身為諸葛家子嗣,孫兒願意上山,以修得仙法破除我諸葛家不壽之症。”

見此,老婦人和滿堂婦人哪裡還能坐的住,紛紛起身扶起諸葛仙,老婦人更是連連抹淚道:“我的心肝兒,快起來,快起來,地上涼,病了該如何是好。”

諸葛仙微笑起身,朝著身邊一圈年輕婦人微微躬身,道:“孃親,二孃,三娘,三嬸,西嬸……仙兒身體很好,況且兩百裡路亦不算多遠,仙兒省得照顧自己。”

“仙兒說的甚是,我兒有此大誌,為父深感欣慰。”

諸葛鬆聞言,大喜道。

老婦人聞言,不置可否。

隻對著諸葛仙道:“心肝兒,你可知那數百裡之外豺狼虎豹,口腹蜜劍,險惡用心之人不甚繁多,稍有差池,便入死地。”

不待說完,眼淚便又涔涔而下。

“奶奶,孫兒不怕。”

諸葛仙心裡知道,以老夫人和滿堂年輕婦人對他的疼愛,錯過了這一次,怕是往後隻能提心吊膽的鬱鬱等死了,諸葛家的不壽之症可不是鬨著玩兒的。

“奶奶,父親,諸葛家己經不能再等下去了,數代來,我諸葛家的男丁女丁相較兩三代前己經減少了一半。

這一代更是隻有我一個男丁,如若繼續這般下去,再不出兩代,望仙鎮諸葛家便要絕祠了。”

片刻,在滿堂眾人還在消化方纔的言語時,諸葛仙起身再度跪地,大拜道:“奶奶,孃親,各位嬸嬸,請相信仙兒,仙兒一定能在煙雲宗修得破解我諸葛家不壽之症的仙法。”

老婦人和其它婦人見此,哪裡還能再勸,隻能靜靜的看著諸葛仙稚嫩的臉龐默默流淚。

“好樣的,仙兒。”

三叔諸葛鶴走到近前扶起諸葛仙,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叔會打點好一切,就是把咱家鋪子都不要了,也必不使仙兒受委屈。”

“謝謝三叔,侄兒定不負三叔和大家所托。”

諸葛鶴見眾人都有了決斷,也不猶豫,把後續相關的事情一一做了安排便各自散去,老婦人實在心疼諸葛仙,便在最後的幾日讓其常伴左右,不準離去。

旬日後,還有三日便是夏至。

戌時三刻,三叔諸葛鶴早己準備好馬車停在諸葛府門前。

府內眾人依依難捨,當家老夫人更是傷心欲絕。

半個時辰過後,諸葛仙終於還是在眾人的難捨之中爬上了馬車,一陣噠噠聲響起,馬車開始遠離。

……